La mar prometida/应许之海 02

这一更画风完全跑飞,文体混搭像东北大炖菜……不管了,蒙头跑路。

应许之海:

晚饭有炖鹰嘴豆、辣酱鸡肉、蕉叶粽和碎面汤。四个人围坐在一张圆桌周围,佩德罗挨着妻子,安赫尔在埃米里奥右手边。年轻人冲了个澡,换了件衬衫出来,脖颈里蒸出一股肥皂的清香味儿,发尖还向下滴着点水。安赫尔不着痕迹地往旁边挪了挪椅子,好离他远点,嘴上倒提起他来。

“埃米里奥一转眼就这么大了!上次见到他的时候,还才到我腰这儿呢。”

“是啊,孩子长得太快了。”里瓦斯太太感叹道,“别说您了,就连我们这年年见的,每次他回来也不免要感叹一番呢,‘哎呀,怎么长高了这么多’‘瞧瞧衣服都要穿不下了,赶紧找裁缝再做一套去’……您...

La mar prometida/应许之海 01

我,我悄悄地下个海写个原耽……(顶锅盖

没办法,自己的脑洞别人没法帮写啊T T

近亲(侄叔)警告

应许之海:

Emilio Rivas/Ángel Rivas


警告:incest&period typical homophobia


他有着小麦颜色的头发。风掀动他上衣的领子,像白鸟鼓翅。他的眼睛碧绿,映着村庄后边的那条河。拉法埃尔,他的母亲在屋前唤他,拉法埃尔,温柔的天使,行人的守护神。他像一只小野兔,一条小猎犬一样奔跑,身后扬起道路的尘埃。四月的村庄洋溢着青色的芳香,河水拨着慢弦,天上的海翻腾细碎的云波。“才不是呢,”拉法埃尔...

问一下,大家有谁用推/汤吗?

想进一步迁移了。

尝试搬迁。

新博客地址:http://atltlachinolli.blog.shinobi.jp

去年9月开始的同人产出都放在sy和ao3,sy账号是Anillo,ao3是Punalentucorazon。

小洛相关的待我再想想要搬去哪……


1.本周考了三门试,去出版社打了三天杂,写了9k多同人,很充实了

2.觉得自己搞同人idea越来越多,文笔却越来越烂,导致写出来仿佛注水论文

3.所以海外用户到底能不能用老夫特,消息真的还是假的啊

lofter还行吗,不行我换地儿了。

一个做人原则:好看又聪明的小姐姐说什么都是对的!向美貌势力屈服!


日常网络社交焦虑发作,正跟雷老师抱怨需要线下实体友谊,突然想到明年要毕业了……

那诚邀大噶来北京西半边找我玩!可喝咖啡可打火锅可约电影可看展览basically啥都可以除了打炮(等一下)有效期到明年六月,如果有书读就还能延长XD

The hollows of your face below my face(亚瑟&尤瑟,G)

卖一个安利,没粮超委屈。这西伯利亚大沉船甚至让我沦为了全年龄粮食向写手。

Blizzard Of Ice:


潮湿的暮色/带给我一个声音,我渴望的声音,/我的父亲回来了,他没有死去。

——博尔赫斯《雨》


亚瑟有时会悄悄去那块石头边上坐着。时至今日他仍然很难相信他的父亲沉眠其中:烈风和冰冷的湖水已经磨损了石像原本的形状,它变得圆钝多孔,形状怪异,上面覆满了水草与苔藓,怎么也看不出一位昔日国王的轮廓。但他偏偏又只能不情愿地接受这一种历史,纵使它听起来荒诞不经,像漏风茅草屋顶下开裂的圆木桌上传递的又一个民间传说,在杯盘碰撞声里跌宕起伏。

他...

日子在逐渐失去它的意义。感知不到恒定的自我,仿佛时间不是累积而是一个个断片的转换。停顿,旋转,与四方风斗争。关上门。

© 阿莉西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