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在逐渐失去它的意义。感知不到恒定的自我,仿佛时间不是累积而是一个个断片的转换。停顿,旋转,与四方风斗争。关上门。

⬇️为了让雷老师能够写引用出处(请给我打码!)

垃圾船是我见过的最魔性的一个cp,里边90%的梗放到其它任何cp身上可能都会被挂出大气层,然而在这个小圈子里却会引起喜庆洋洋举圈欢庆。跟雷老师讨论的时候说,可能的原因是其它cp搞雷梗,经常会美化/幼稚化offensive的主题,而垃圾船搞雷梗是“真的朋克无所畏惧”(。),而且会分清kink和现实立场的差别。

发现两件事,不一定准,有待验证。

  1. 我跳不跳一个cp的坑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在它里面看到的“可能性”够不够丰富,换句话说,我能在这个框架里飞多爽,掺多少私货。跟原作世界设定、人物塑造、关系类型和我自由联想的方向都有关系。举个例子,如果在星战中看到一对师徒A与B(咳),我心中冒出“这两个人的关系非常古希腊了”这种想法,或者觉得这个组合非常经典,适用于各个时代(古希腊/中世纪/19世纪etc.)的智者+学生,我肯定一头栽下去。但假如我看到的是一对21世纪纽约/巴黎/马德里的亲密室友,觉得他们“日常生活很有趣”“打情骂俏很可爱”——八成不会买cp股。没搞头。

  2. 能满足我“宏大叙事癖”(语出雷老...

我最近嗑的这个rps吧,非常的魔。

摘录几则发言。


1.“我第一次见到Gael时,他只是个模模糊糊的影子,因为那个时候我才两三天大,还根本不会认人。”


2. 

2001年两个人一起拍了一部片,就我产了粮那部,片尾有把我拖进这个泥淖的kiiiiiiiiss场景,我这么拼写是因为他俩实在亲了蛮久的233

2.1“吻一个你不认识、以后也不用再见到的人要容易得多。另外他的嘴很特别。很大。难以忘却。”

2.2 Diego:“我吻他的时候喝得很醉了,尽管如此,我也没能忘掉这事。”

Gael:“你听过有首歌叫《Sabor a mí》(我的味道)吗?”

摘录一下...

一个迷思:雷老师 @地雷丸 的安利这么好吃我怎么没有早点吃。

之前发的那篇露中,真事改编非常毒,宏大叙事极其爽。

然后黄梁,我靠,您的文风跟这对的同步率简直冲破极值,不吃我还是人吗。

这样冷圈的我也可以隔三差五腆着脸蹭您的粮了!

最近运势转好啦:暑期实习搞到了;上次的ddl死去活来赶完了,交上去老师说挺好,不用大改;课堂展示跟作文都被夸了;手头的一个翻译终于要收尾了……

走出了自暴自弃的颓丧期,感谢安慰了我的大家,给你们比心❤️


虽然我在周五周六要考DELE的情况下没有复习而是开始疯狂追星了

#我是如何越变越雷的


从前刷可爱的男孩子:

他就是那种邻家小哥哥嘛

他真美啊,好像一位希腊神


往后:

他好可爱他闻起来像雪跟硝石

他身上有机油跟电线的味道,super迷人


现在:

(刷司机)他好像一匹笨拙的马,一只翅膀不知道往哪里放的大鸟,我好喜欢这个大型社恐患者啊

(刷墨西哥双花)龙舌兰跟糖渍小柠檬

(刷伊万)小甜心,小宝贝,小奶狗,绒绒熊,小仙女,小杯糕,蜂蜜牛奶星星糖——


我是谁,我以前是什么样的,我是不是OOC到银河系另一头了。


描述一个打脸进程。

三年前的我:不吃RPS!我这辈子打死也不吃RPS!多雷啊!历史人物cp也不吃!我只吃粮食向!我拒绝搞cp!

两年前的我:不是吧,等一下,洛尔卡跟达利真的有过一段啊,居然还有专著研究他俩的关系,这也太厉害了吧,我试着买一买……

(买到了今天还没抛。)

一年前:他俩不叫RPS!这叫有理有据的搞事!全世界都知道我洛是弯的,达利晚年还满嘴跑火车说他俩差点就睡了呢,这不叫RPS,最多算八卦——我搞的又不是那种两个都直成电线杆的演员同人!

昨天:这俩男主角居然接吻了……我看一下演员介绍啊。他俩怎么一起演了这么多片啊。他俩怎么一起出席了这么多颁奖典礼啊。他俩怎么还一起开过公司啊...

早上(十一点)躺在床上不想下来,想清一下社交网络痕迹,于是开始删,结果没过五分钟就放弃了……

想起以前关注的一个po主,热爱隔三差五把自己发的几千几万条微博全部清空,结果她有次居然也发了一条,说删到越早的微博越舍不得删,最后作罢了,留着那一小部分古早痕迹。

有时也说不清过去到底是绊脚石,还是应该存档收藏的珍贵资料;时而恶感爆发恨不能把前十几年统统抹消,有时又带着一种不恰当的哀愁,隔着透镜怜惜地遥望前路。

搞不清的时候就只能忍咯。我到现在都是靠年初插的flag才能忍耐着不删博,毕竟打脸也不能打这么快,六月都还没到呢……

跟基友意外发现我男神跟她女神除了翻诗歌小说,还翻了一堆绘本。

我:他俩副业是收集儿童绘本吗!!!

她:可爱爆炸!!!

我:这也萌到过分了!!!买不买!!!

她:买啊!!!

于是我们买了一堆8-14岁儿童绘本。

© 阿莉西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