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托让我更新吧——

插旗攒rp:周一面试过了我就更新:)

莲妹像顺着冰凉丝绸无声滑出的小刀片,薄荷烟里藏着的一点氰化物。哎。

incienso

它折断。灰跌落在手上,一下

匆忙的惊醒。烟雾轻过

一声唇间擦音。

它从指尖离去,

蓝色时辰,蓝色吐息,

肺的边缘悬挂最末的香气。

逝去的蓝,永不复归的蓝,

窗帘紧拉的午后我们奏一首

小夜曲,此刻的玫瑰中将有一枚音符

从缝隙逃遁而去:它身披

这一种蓝色。

十一点上床,三点多了还醒着,我可能是要成仙了。明天天亮还得照常起床。

这么半宿半宿地睡不着,都有点怀疑自己撑不撑得过这最后两周。可能当年没真正体会过的高考压力都在这阵子找补回来了。

想很多,回忆和破碎的词语在试图入睡的过程中像海量的玻璃碎片一样席卷而来,在即将挨近睡眠边缘的一刹那,对未来失败的恐惧和对过去错误的指责会突然袭击我,中断那向梦乡的下坠,冷酷地将我从睡意中拖出。

起来去了下洗手间,看了一眼镜子,觉得自己像个鬼一样。

也许结束以后我真的会给她打电话,真的会告诉她,我失败了,我很难过,你可以对我说点什么吗。

一个小小的、奇怪的执念。好像这段日子在等着肿瘤诊断,而这是我预先拟好的遗愿。

得用很多水把自己捏在一块才能不粉碎。捱到最后一刻再崩溃,最高要求了。

好久以前我还在深圳的时候,经常跑一家南山的书店,位置有点偏,在艺术创业园区的一个角里。名字有点拿腔拿调,叫旧天堂,每本书扉页上都会盖一个老头图案的藏书章,忘了是个农夫还是木匠,旁边写“旧天堂书店”。这么搭配倒是蛮可爱,没了那种“失落乌托邦”的cliché气质。我当时去的时候,这家书店的书都是乱摆的,会分文学艺术电影这种大区,但是分区内部完全无序,旧书新书好书烂书全部杂居在一起,翻找起来很是头疼,却也因此提供了“淘书”的乐趣。我还记得从书架顶端摸出一本九成新的欧里庇德斯悲剧集的快感:背后居然写着打六折啊!(虽然后来它就走上了吃灰的不幸命运,跟保罗·策兰传记一起。)还从...

我的生活落枕了

在不确定性的褥子上

没有尊严地塌陷

:(

Expired

此时不应有诗,
你说,此时不应启齿。
能指不堪重负,在纸面上坍塌
像被一只血淋淋死鸽子砸穿的


词语带来羞耻:虚浮烟花,
和它甲壳上的祖先断绝血缘
无法象形

失效的语言,过期的条形码
酸腐的小麦和不育的卵,
枯干的白蛾落在箅子一端。
多少小小的尸体与恒星等重
贩卖锡箔玫瑰,碑文吊坠,象牙福音书
需要多少犬的骨头,鸟的骨头,鹿茫然的骨头

滑入弹槽的音节失格,
石膏凝固的墓坑里成堆
骗局和伪币。
鎏金祭颂,丝绒情歌,
雪片落在屠杀现场
浸透糕点的粉红娇媚。

© 阿莉西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