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碎片化造雷实录

Llane/Medivh/Lothar

(哎跳新坑真嗨,等边三角真好嗑啊!)


*

他把国王扛到肩上。重的都是铠甲,他想,本人可要轻得多,他抱过那么多次呢。血打湿了他的脸颊。 

*

他的妹妹吻她丈夫的脸颊,他吻他君主的指节。凭借血缘的润滑,他们成功地侧身互让,从一种私人旋入另一种私人,分享着国王王冠和盔甲以下一切柔软的部分。再来,结婚典礼与受封仪式也没有那么大的不同。 

*

你的手滑进法师的袍子里,穿过那些漆黑的鸦羽。他比你要瘦,还一年年地愈发塌下去,像有什么在身体里拆散他的骨头。掌上的疤痕磨擦过腰侧时他在你怀里动了一下,你猜那大概有点痒。这种时候国王喜欢将嘴唇贴上他小臂上的烙印,好像安抚一处陈年旧伤;但你要粗暴得多。你低沉地大笑着,扣住他的背,犬齿沉进他肩膀苍白的皮肤,仿佛企图嚼碎他和他心里的冰。


评论
热度 ( 28 )

© 阿莉西娅 | Powered by LOFTER